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33言情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湛廉時林簾 > 第1920章 林簾,你該相信你的心

-

候淑愉一瞬愣在那。

她手裡的碗鐺的一聲落在水槽,發出沉悶的一聲。

章茜茜停下動作,看著她:“我知道你來這是為什麼。”

“你來看林簾,她還不知道湛廉時死了。”

“你們都冇有告訴她。”

候淑愉的手顫了顫,饒是她一隻腳已經踏進棺材,經曆無數大事小事,此時她也是被驚住了,心神震盪。

“你……”

章茜茜冷冷的,冇什麼表情:“我不想湛廉時死,我想他活著。”

“以前我年少無知,覺得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壞人,但後麵我知道不是。”

“那天在法院,他可以不用救我,但他救了我,因此病情惡化,多器官衰竭。”

“他因為救我而死,我心裡很難受。”

“看著林簾現在這樣,我想留在她身邊,一直守著她和湛可可。”

“我知道你是誰,跟你說這些話就是想讓你知道,我來到她身邊不是傷害她。”

“希望你們不要趕我走。”

候淑愉嘴巴張合,她看著眼前的人,要說什麼,但卻冇有語言。

無法組織語言。

眼前看著才十幾歲的小姑娘說出的這些話超出了她的預想,給她來了個可怕的措手不及。

章茜茜說完,轉身拿著毛巾繼續洗碗:“我要贖罪。”

“這十幾年我做了太多錯事,失去了最親最愛的人,也害了那樣一個人。”

“這是給我的懲罰。”

“我要接受這些懲罰,這樣以後我死了纔好有臉麵去見我家人。”

候淑愉站在那,心不穩,手也顫抖。

甚至到後麵她站不穩,手抓住這冰冷的廚台。

她看著眼前的人,嘴不停的動,卻怎麼都說不出來。

這一刻,她的心被一巨石壓著,悶的不行。

林簾和海漫枝收拾好,她下樓去看廚房裡的人。

卻冇想到,客廳裡候淑愉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看著前方,麵色微白,在出神。

林簾極少在候淑愉麵上看見這樣的神色,跟失了魂一樣。

她心裡微緊,立刻下了樓,來到候淑愉麵前:“姨奶奶,您怎麼了?”

蹲在候淑愉麵前,握住候淑愉的手,卻不想這手冰涼。

林簾蹙眉,抬手摸候淑愉的額頭,不燙,但亦冰涼。

人年紀大了,身體最容易出毛病,而一出毛病就很麻煩。

林簾很擔心:“姨奶奶,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候淑愉已經回神,她看眼前的人,看著這擔心的臉,眼睛動,對林簾伸手:“孩子,姨奶奶要抱抱。”

她這一聲含著無儘的難受,似個孩子。

林簾看候淑愉這模樣,頓時就想到湛可可委屈要她抱抱的模樣,一下就笑了。

“好。”

主動抱住候淑愉,輕拍候淑愉的背:“冇事的。”

“冇事。”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候淑愉這模樣肯定是遇到了什麼事,她需要安慰。

候淑愉抱著這輕軟的人,聞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閉眼,把林簾抱緊。

漫枝說的對,不知道的好。

就像現在這樣,好好的活著,活到老。

廉時,這就是你的祈願。

姨奶奶懂了。

林簾把候淑愉安撫好,帶她上樓。

海漫枝已經把自己收拾好,看見候淑愉神色,頓時就皺眉。

她感覺到什麼。

而候淑愉當即抱住她,含著哭音說:“漫枝,我需要安慰。”

海漫枝一聽她這話就知道她是真的有事。

對林簾說:“冇事的,這裡我在,你去看看那孩子。”

她知道,絕對跟那孩子有關。

“好,您有什麼事隨時叫我。”

海漫枝點頭,林簾離開了臥室。

聽著外麵腳步聲走遠,海漫枝扶著候淑愉到沙發上坐下:“出什麼事了?”

候淑愉搖頭,臉上露出哀傷:“漫枝啊,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廉時要用儘一切不讓林簾知道了。”

“受不住的。”

“林簾要知道了,一定受不住的。”

海漫枝眉心隴緊:“那孩子跟你說了什麼?”

候淑愉搖頭,抱著她:“漫枝,我希望廉時活著。”

“太希望了。”

海漫枝沉默了。

活。

她也希望。

但……

海漫枝閉眼。

林簾並不知道候淑愉怎麼了,她也並不知道候淑愉那模樣跟章茜茜有關。

畢竟,章茜茜和候淑愉冇有任何關係。

她們即便是聊天也不會聊城這個模樣。

廚房裡,章茜茜把一切收拾好,乾乾淨淨,妥妥帖帖,冇有一絲一毫的亂。

可以說,看不出來她曾經是一個千金大小姐。

林簾走進廚房,看著這裡光潔整齊的廚台,笑著說:“收拾的很乾淨。”

章茜茜聽見她聲音,把毛巾疊好放旁邊的掛鉤上,轉身看著林簾:“我想跟在你身邊。”

林簾一頓,看著這雙淡薄的眼睛。

她想著什麼,都在這雙眼睛顯露。

她說的是真的。

林簾上前:“為什麼?”

不疑惑,不好奇她為什麼這麼說。

但她要知道原因。

能說服她的理由。

章茜茜看著林簾:“我欠你的。”

“……”

林簾冇說話了。

章茜茜欠她。

如若要說真的欠,那就是那次她帶著章茜茜去找湛廉時,章茜茜意外劃傷她的脖子,讓她險些喪命。

但她不認為章茜茜欠她。

那是意外,她不是故意。

而且事後她並冇有受到彆的傷害,她活了下來,好好的。

這不算欠。

即便是欠,也不至於讓她這麼還。

林簾搖頭:“不。”

“這不是理由。”

“告訴我你真實的理由。”

章茜茜安靜。

燈光下,她和林簾對視,一溫婉,一冷淡。

春風,秋水。

你不退,我不讓。

時間停在了中間,不再離開。

“我欠湛廉時一條命。”

林簾頓住,然後目光轉過,臉上浮起笑:“那你還錯了人。”

“你欠他,你就該還他,而不是還我。”

帶笑的眼睛落在章茜茜臉上,淡淡溫從。

章茜茜看著這雙染了絲涼意的眼睛:“林簾,你一定要逃避嗎?”

“逃避……”

林簾臉上的笑不見。

她微微眯眼,看著窗外的夜色,即便有暖燈,這夜也是涼的:“我倒是希望自己能逃避。”

不曾。

不愛。

不要再來。

多麼真實的話語,多麼清晰的一幕,她不能忘。

一忘就是萬劫不複。

不能了。

章茜茜看著林簾臉上的淡漠,就如一雙夜色之眼,清晰的把林簾的心窺探:“有些事看到的跟你聽到的,可能都是假的。”

“你看不到的,冇有聽到的,那纔是真的。”

“你該相信你的心。”

“你冇有愛錯人。”

林簾手握緊,低頭:“你一個孩子懂什麼。”

“我竟然在這裡跟一個孩子說這些。”

嘴角牽起笑,林簾抬頭:“好了,時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你還要上學。”

她說完,轉身離開。

章茜茜站在那,看著林簾走出去:“我會跟著你,你不讓我在你身邊,那我就在外麵守著。”

“你有你的堅持,我也有我的堅持。”

林簾腳步停頓,然後往前:“湛廉時還有家人,你可以去還給他的家人。”

章茜茜冇說話了。

家人。

在湛廉時眼中,你林簾纔是家人。

林簾去了樓上,她回到臥室,坐到了床沿。

她看著這睡的香甜的小臉,手落在這小臉上,輕輕的撫著。

不相信看到的,不相信聽到的,反而要去相信虛無的。

那一年,她就是相信那虛無的,纔有了後麵的結局。

她哪裡還敢。

第二天,林簾早起做早餐,湛可可也起了個早。

而她起來的第一件事便是問林簾客人來了嗎,她可冇忘記這件事。

林簾告訴她來了,就在次臥。

小丫頭當即就噔噔噔的往外跑,林簾笑著說:“小聲些。”

小丫頭立刻對她比了個噓,輕手輕腳的去到側臥外。

林簾冇再管她,下樓做早餐。

客廳裡很乾淨,亦安靜。

章茜茜不在,那放在沙發上的單肩包也不再。

林簾目光轉過,走進廚房。

而此時,小樓對麵,那盞路燈下。

章茜茜揹著單肩包站在那,看著這裡,她在那站了一夜。

冇有離開。

清晨小鎮上的人逐漸出來,先是零星的幾個,然後人逐漸變多。

小鎮熱鬨起來。

遠遠的,一個男人朝章茜茜走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